美文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美文閱讀 > 哲理句子

網絡熱詞

杭州殺妻碎尸案:還有多少女人,消失在丈夫手中?

2020-07-28 11:32:23微信公眾號:橙雨傘(ID:chengyusan666)
男性和女性被害的比率分別是18%和82%,這意味著,女性承擔著極大的、被最信任的人迫害的風險。題圖來自黃一鳴/視覺中國,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橙雨傘(ID:chengyusan666),作者:小梅子凌晨5點多,杭州一女子突然從家

男性和女性被害的比率分別是18%和82%,這意味著,女性承擔著極大的、被最信任的人迫害的風險。題圖來自黃一鳴/視覺中國,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橙雨傘(ID:chengyusan666),作者:小梅子

凌晨5點多,杭州一女子突然從家中消失,小區監控里完全不見人影,至今失聯數10天……

這不是《名偵探柯南》里的詭異案件,也不是阿加莎的偵探小說,而是最近引發了全民探案熱潮的真實案件。

7月23日晚上,杭州公安正式發布通告,失蹤19天的來女士已經遇害,并在小區化糞池內找到了人體組織。根據警方的初步調查,來女士的丈夫許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經過審訊,許某初步交代,承認了殺人的事實。

令人唏噓的是,早在5號凌晨,許某就趁來女士熟睡時將其殺害,并完成了分尸和拋尸。此后,他甚至還接受了一系列的媒體采訪,自稱“身正不怕影子斜”。

現在回看,只覺得毛骨悚然。

消失在“天眼”下

從始至終,許某呈現出的形象的分裂和人性的復雜,都是造成這件案子驚悚、詭異和撲朔迷離的重要原因。

一方面,他在接受公開采訪時的態度特別耐人尋味。

和一般失蹤者家屬接受采訪時經常表現出的慌亂和焦慮不同,許某從未主動提及自己在尋找妻子上付出了怎樣的努力,反而在言辭上處處透露出對妻子的不敬,神態上也被不少網友評論為“隱隱透著笑意”、“甚至感覺到他有點興奮”。

最初被迫報案時,面對民警的提問,他就直言“不擔心”。

等到接受媒體采訪時,對于妻子的去向,他回答的是“可能出去了”。

甚至,他故意以一種輕描淡寫的口吻,通過表達的內容,把輿論焦點和偵查方向往來女士偷情的方向引導。

一句“一個人她出不去的,按她的智商”,滿是輕視,而他透露出的“只少了一件棕色吊帶睡衣”,又進一步增加了大眾往桃色緋聞聯想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本案的犯罪難度非常大,實際情況也相當之特殊。

拿監控來說,許某和來女士所居住的三堡北苑小區,數字高清攝像頭遍布,10米之外都能看清。而且這些外部“天眼”數量高達上千個,內部數也接近一百,幾乎形成了360°的全方位閉環,罪犯很難突破監控的防線。

此外,小區內的住戶和樓房都比較密集。單許某所居住的樓房就有69戶,共計179人,而他家面積不大,隔音效果又很差,“沖個廁所都能被鄰居聽到”。因此,想要避開左鄰右舍和同一個屋檐下的小女兒,在犯罪時間和地點的選擇上都需要他“處心積慮”。

這些客觀事實指向了一點:許某并不是一時沖動下的激情殺人。

即便犯罪難度大、成本高,他依然照做了,同時,他還能堅持在親友和媒體的鏡頭前不斷表演,表現得毫無精神壓力、心理負擔和負罪感。

到底是怎樣的理由,讓一個男性說服自己,堅定地殺了結婚數十載的妻子?

吸污車前往小區化糞池進行作業

圖/浙江法制報

根據目前的調查顯示,許某的殺人動機是財產誘惑下和妻子產生的不和。這說明,僅僅是因為自身的要求沒有得到滿足,他就能將殺人變成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

這才是細思極恐和值得深究的地方。

“永遠都是丈夫干的”

令人無奈的是,類似的案件并不是孤例。

在懸疑劇《重案組》中警探普羅文薩有一句經典臺詞,妻子失蹤,嫌疑人是丈夫的三個原因,都是“It’s always the husband”(永遠都是丈夫干的)

不少現實案例也驗證了這一說法。

1986年,著名的“美國空姐失蹤案”中,被害人海倫的丈夫理查德曾是CIA的工作人員,擁有豐富的反偵察經驗,幾次測謊都通過了。雖然警方對他有所懷疑,但始終無能為力。在親朋好友面前,理查德表現出痛失愛妻的悲傷,并要求警方盡快調查,張貼關于妻子的尋人啟事。

在警方束手無策之際,華裔探員李昌鈺接手了案件的調查。

曾接受過海倫委托的私家偵探表示,因為理查德在紐約長島和新澤西州都有情人,出軌的照片也早被海倫當作證據收集好了,所以當手握把柄的海倫要求離婚時,二人很可能發生了沖突,理查德將海倫殘忍殺害。

理查德、海倫與孩子們 

于是,李昌鈺博士的團隊通過對臥室的血滴、車庫里的冰柜、碎木機、電鋸等一系列線索的挖掘,發現兇手果然是理查德本人。

他不僅用重物擊打妻子頭部致其死亡,還將尸體封存在冰柜里,后用電鋸肢解,又完成了碎尸、拋尸的工作,殘忍程度令人咋舌。

但是,即使被逮捕了,因為沒有完整尸體,理查德仍在極力狡辯。于是,李博士用一只凍僵的豬放進碎木機,并利用豬被碎木機攪碎后噴射出去的距離,確定了大致的拋尸范圍,并開展了地毯式搜查,最終找到了海倫的碎尸。證據鏈完整了,理查德無從狡辯,被判處了50年徒刑。

案件的相關報道 

一邊對外扮演“深情丈夫”,一邊殺妻碎尸的還遠遠不止一位。

2007年的情人節,美國密歇根州的史蒂芬向當地警局報案,聲稱妻子泰拉已經失蹤5天。

作為一家跨國公司的女高管,泰拉的工作非常忙碌,時常在世界各地出差。但在2月9號出門后,她的手機無人接通,且自此音訊全無。史蒂芬于是來到警察局,選擇求助。

報案后,他曾通過電視臺公開尋找妻子,在鏡頭前聲淚俱下,還大張旗鼓地聯系了不少機構,四處張貼尋人啟事,表示“用盡一切手段也要打聽到妻子的下落”。

但這場滑稽又荒誕的戲劇很快就落幕了。因為警方發現,史蒂芬的私生活非常混亂,不僅一直和前女友藕斷絲連,而且在妻子失蹤的前一段時間,他還和家里18歲的保姆打得火熱。

史蒂芬和泰拉

案件的偵查突破在于一個細節的發現,車庫前特百惠容器(塑料食品容器)的位置變更引發了警方的注意,在那里,他們發現了塔拉被肢解的軀干。

于是,警方立刻申請搜查令,對史蒂芬家的車庫、地下室、后院等進行了全方位搜查,隨即發現了被肢解的泰拉的尸體……

真相由此大白,偽善的溫情面紗也被戳穿,史蒂芬全然換了另一個人格似的,開始后悔,自己“不該把尸體扔到那么空曠的地方”……

別讓她們無故“消失”

許某、理查德和史蒂芬的案例,在某種程度上印證了2019年聯合國毒品與犯罪辦公室(UNODC)發布的《女性謀殺案研究報告》。

根據報告中的數據:2017年,全球58%(約5萬起)女性被害案里,兇手是她們的伴侶(比如丈夫、男朋友、同居者等)或其他家庭成員。其中,約有三分之一的女性被她們的現任或前任伴侶蓄意謀殺。和男性相比,女性“被伴侶或其他家庭成員殺害”的比例高出一倍。

如果只看是否被伴侶殺害這個維度的信息,數據的對比就更明顯了:男性和女性被害的比率分別是18%和82%。

這意味著,女性承擔著極大的、被最信任的人迫害的風險。

數據是冰冷的,現實的嚴酷程度往往更甚。

當“失蹤”與“被伴侶或其他家庭成員殺害”相結合,更微妙的化學反應產生了。在杭州女子失蹤案的新聞評論區里,不少網友紛紛留言,表示曾經聽聞或親身見證、經歷過類似的事件。

對比那些評論,不難發現,來女士的失蹤事件能獲得如此大的曝光量和討論度,并最終將兇手繩之以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來女士的親屬積極聯系當地比較知名的媒體,警方擁有了追查到底的決心。

但大多數失蹤的女性,卻落得個“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的境地,只存在于一些人多年后回憶時的只言片語中。

這一次,尚且如此,下一次,下下一次呢?


九游下载 - 九游app下载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