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網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美文閱讀 > 哲理句子

網絡熱詞

“爬山”這個詞過氣了,為什么“有1嗎”“呵呵”還在流行

2020-07-28 11:30:05微信公眾號:愛范兒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愛范兒(ID:ifanr),作者:冷思真,題圖來自:電視劇《隱秘的角落》“這朵菊花好好看啊!”“有一說一,這朵明顯沒有上次我們看到的那朵好看。”“小姐,那是你的想法好不好,我個人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愛范兒(ID:ifanr),作者:冷思真,題圖來自:電視劇《隱秘的角落》

“這朵菊花好好看啊!”

“有一說一,這朵明顯沒有上次我們看到的那朵好看。”

“小姐,那是你的想法好不好,我個人認為,這朵最好看。”

“哈哈哈哈哈,你說的也對,每個人有自己的審美。”

“呵呵,這就對了。”

提問:以上兩個人在做什么?

A. 友好品評菊花 

B. 認真仔細討論 

C. 互相陰陽怪氣

如果是十年前,估計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前兩個答案。但在今天,當一段對話里包含了呵呵、有一說一、個人觀點這些在互聯網上別有意味的詞匯,陰陽怪氣的感覺就撲面而來了。更別說他們討論的還是這些年已經完全變了引申義的菊花——再也不是隱居名士的代表了。

今天說菊花,你想到的一定是身體器官

一、這些詞,在互聯網失去了原意

一部《隱秘的角落》大火,帶起了多少流行詞?

“爬山”不再是單純的爬山,而被賦予了更多的意義。現在的“爬山”是上到山頂,給你擺腳拍照那種,還附贈無保護蹦極服務的戶外活動。而“我還有機會嗎?”這個單純的疑問句也有了更多調笑和威脅的意味。你要是說我沒機會了,我很可能推你下山、換你的藥。

盡管這些短句當下就已經有了“退燒”的跡象,它的影響力卻已經被證明了。在支付寶搜索的一句話新聞里,“登山”這個詞的數據下降了 40%,想爬山的人真的少了。

微博賬號@人類星球觀察員 不久前還號召過網友一人留一句過時的網絡用語。打開評論區,你就能迅速被那些飽含時代風霜的流行詞和網絡用語帶回十年前,回到那個互叫 GG、MM,道別還說 886 的年代。

其中有不少和社會事件相關的“我爸是李剛”和“一百塊都不給我”;充滿中二氣息的“在下葉良辰”和“你若折我姐妹翅膀,我必毀你整個天堂”;在網絡變為梗,二次發酵的“元芳,你怎么看?”、“藍瘦,香菇!”、“你媽喊你回家吃飯”。

再加上“開車”、“有 1 嗎”、“老司機”、“菊花”這類和情色相關調侃詞的爆火,讓本身中性的詞語多了一些不言自明的含義。這些詞相較原先裸露、直接的表達多了些趣味和含蓄,已經被人們習慣且接受,甚至在部分人眼里已經完全替代了原先的意義。

而“呵呵”、“公知”、“有一說一”、“不會吧不會吧”這些本身不帶負面情緒的正常詞匯在這種變化中也失去了原意,從普通詞變成了嘲諷詞。這類詞語,就屬于被互聯網毀掉的詞語。原意在網絡環境中被改變,讓它們很難在正常對話中出現,一旦出現在對話中,負面諷刺的情緒就讓人難以忽視。

有人認為這是 2020 年最惡心人的網絡句式. 圖片來自:跳海大院

“陰陽怪氣”的網絡詞毀了對話,有的網絡流行詞卻能讓人相視一笑。

疫情期間,媒體發“XX 地全是 0”就會引發部分年輕人的調侃;要是說菊花是你最喜歡的花,更會得到數個頗有深意的微笑;皮皮蝦這種美味的海鮮在游戲王YGOcore發散后也變成了一個梗,盡管大家不知道為什么走還要帶上皮皮蝦,但卻對它衍生的表情包接受良好。

而隨著皮皮蝦這個流行詞被網友逐漸遺忘,它也可以開心地回去繼續做蝦蛄了。但像 0、菊花、呵呵、有一說一、肝、佛系、肥宅快樂水這種詞,卻已經有了新的含義,直到今天依然有著旺盛的生命力,它已經被人們所記住,再也做不回一個單純的詞語了。

二、快閃流行詞,打碎再融合

像“爬山”和“我還有機會嗎?”這種詞語和短句大多有著夏日限定的意味。通過一部劇、一個熱點新聞衍生出當下大火的詞語。他們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爆火,但生命短暫,一個月之后再說同樣的詞,別人可能覺得你好土。

哪怕是“一百塊都不給我”這種涉及嫖資糾紛,屬于最易傳播的情色調侃短語也沒辦法火過一季,變為當季限定。這樣的流行詞似乎就能看作“快閃詞”,它在一個有劇情設置的背景中迅速飄紅,但由于生活中缺少實際應用場景和詞語文化,也會被迅速被遺忘。

當事人被稱為「百元哥」,當時被用作乙方向甲方要錢的代表表情包. 圖片來自:Pinterest

這類詞“快閃”過后就是一地雞毛,既在一定程度上破壞了詞語本身的含義,也沒能讓流行詞的新含義被繼續流傳。

但成功的流行詞也不是沒有,它們被創造,被打碎,但最終變成了一個完整的融合詞匯。這種在使用過程中改老詞、造新詞、取新意的詞語應用范圍最廣的就是 OK。

OK 這個詞是世界上最具辨識度的詞匯之一,但很少有人知道,OK 也是一個流行語,它是 all correct 的縮寫,源于美國《波士頓晨郵報》編輯的一次大膽嘗試,把“all correct ”寫成了、“oll korrect”,再取其兩字縮寫為“OK”。

經過傳播,OK 變成了今天全球通用的流行詞。

圖片來自:Emojipedia

今天已經沒人覺得“OK”是一個流行詞了,它成了人人都能理解的一種詞語表達。而網絡時代能流傳的流行詞,也是在特定的語境中,符合了使用者的需求,才能活到現在的。

“佛系”暗合了當代年輕人既想奮斗又不想努力的生活方式;“菊花”讓人們在百無禁忌地談論某個身體器官時能更文雅;“奧利給”超越了加油的平淡,在鼓勵中充滿更多的情緒;“肝”用一個字就能寫出熬夜奮斗,肝也“爆”掉的拼命感。

他們和當下的文化現象和個人選擇有相契合之處,這才是它們能扛過流行詞短暫的幾個月,到今天仍有生命力的重要原因。

佛系是一種態度

Gilles Fauconnier和Mark Turner把這稱為概念混合。這一理論認為,日常生活中存在不同場景的元素和關系會在一個潛意識的過程中被“混合”。概念混合的情況在語言和思維中是很常見的,它就像 meme一樣,是對思想的文化傳播進行單一描述的嘗試。

如果說限定的“快閃詞”是被催熟的,那能夠活下來的互聯網流行詞就是有文化根基的,它在某一方面契合了大眾的想法,滿足了一種延展的、更有代表性的表達,被眾人所接受,為規范的書面語做了補全。

三、補全書面語,時代的針腳

任何語言的誕生,都會有正面和負面的詞匯一起出現。網絡流行語中也有很多詞語帶有強烈的人身攻擊感或是侮辱屬性,這種詞語,我們不推薦大家使用。但這一點,是任何語言天生具有的屬性,跟是不是網絡流行語沒有直接的聯系,網絡只是一種傳播途徑而已。

就像是學語言時最先學會的是總是臟話一樣,在網絡流行的網絡詞也是臟話跑得最快。今天,在任何時候后面加上“逼”或“婊”就成了一個新詞匯,像是部分觀眾在《乘風破浪的姐姐》時就把藍盈瑩罵做“奮斗婊”,把加班發朋友圈的人罵做“奮斗逼”一樣,含義不言自明。

圖片來自:《復仇者聯盟 2》

部分網絡詞語在發展過程中有了粗俗或貶低的含義,但這并不是網絡語言的特征。給網絡流行語寫注解的小雞詞典創始人黃宇帆就認為這是語言天生的屬性,把它怪罪給網絡實在是沒有道理。這就像是人工智能有性別歧視、人種歧視后,大家選擇怪 AI 一樣,但原因本不在工具身上。

在黃宇帆看來,網絡流行語不是對語言的破壞,而是對書面用語的一種補全。在網絡環境中,沒有肢體、表情、語氣的輔助,很容易讓現實生活中正常的呵呵笑變為諷刺。這種時候,網絡用語情感和用意的表達遠比書面語要豐富,它們的使用能比書面語多一層情緒,“奧利給”就是好例子。

當我們想形容一個人很不靠譜,或是做了很不著調的事,也可以說“這個人真狗”。單一個“狗”字,就足以把那種氣憤、委屈、哭笑不得、“居然還能有這種操作”的內心表現得淋漓盡致。

圖片來自:《乘風破浪的姐姐》

網絡詞語的最高境界大概就是表情包,讓單一的詞語也能擁有表情包同樣量級的情緒表達。一方面你“撈不回”詞義已經被嚴重破壞的呵呵,另一方面你也沒辦法預料下一個擁有群眾基礎的流行詞是什么?

從 GG、MM 到小哥哥、小姐姐,從殺馬特到渣男錫紙燙,網絡用詞的誕生是表達的一種自我進化,它甚至代表了一種歷史文化,是一代人的青春回憶。

我們把中立的詞語推向對立面,染上更多負面色彩,但同時我們也給中立詞語加上更多的情感表達,賦予了更多的情感色彩。

數字時代,我們既毀詞,也造詞。


九游下载 - 九游app下载版